当前位置:51挂靠网 > 专业知识 >
他收受别墅包庇豪华会所违建 枕压护身符照样落
新闻来源:发布日期:2019-12-28 07:48
        

(原标题:他收受别墅包庇豪华会所违建,枕压护身符椅放靠山石照样落马)

在北京的饮用水源地——永定河引水渠双槐树闸口,2011年曾建起12栋违章建筑,改造成装修豪华的私人会所和餐馆 。其中名为泽林会所的餐馆内,一色的硬木仿古家具,特色服务主要是美食和按摩,一桌饭最低标准为12000元(酒水另算)。而这些餐馆会所,都将污水直接向河道排放。当时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水政科负责人面对记者的质疑,坚称闸口的建筑,都是办公用房,餐馆都是内部食堂。此事经媒体报道后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12月2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披露了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原主任、党委副书记李运来的贪腐之路,揭开了多年前永定河引水渠双槐树闸口违建的秘密。

原来,在河道大肆开发违建的北京瑞君阁商务服务有限公司,背后的“保护伞”就是李运来。为谋求李运来“帮忙”保全这些违建,瑞君阁公司给李运来赠送了位于河北省怀来县的一套别墅,登记在了李运来儿子的名下。

前任索贿贪污被判死缓,他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李运来,1966年4月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工学学士。1988年7月毕业于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因成绩优异被分配到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水文科工作。此后,李运来一直在北京水利系统任职,历任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副主任、主任,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党委书记,北京市东水西调管理处主任,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主任、党委副书记。

2017年4月,北京通报10起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不力典型问题,李运来受到过党内警告处分。

通报称:市水务局城市河湖管理处党委副书记、主任李运来因单位多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被问责。2013年、2014年,城市河湖管理处违规将年度结余的公务招待费以虚列公务接待的名义转到机关食堂,违规公款吃喝。2011年8月,城市河湖管理处搬迁后,8名处领导班子成员超标配备办公用房。2016年9月,因落实主体责任不力,李运来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2018年11月23日,李运来被北京市海淀区监委立案调查。今年4月28日,李运来涉嫌职务犯罪一案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8月19日李运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经查,李运来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现金、银行卡、房产等计220余万元,涉嫌受贿罪;将100万元公款占为己有,涉嫌贪污罪;其家庭财产中900余万元不能说明来源,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此外,李运来还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李运来的前任、北京市河湖管理处原主任李柱在任职期间,利用外包河湖工程向建设单位索贿,并以虚报工程、私设账户等手段贪污公款,涉案金额巨大,终审被市高院判处死缓。而李运来作为继任者,却没有吸取教训,如法炮制,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敛财,疯狂受贿,将制度原则、党纪国法抛在脑后。

500x475_5e048d135a49d.jpg泽林会所内装修豪华。

500x316_5e048d1363d72.jpg老板称,这里一桌饭最低标准为12000元(酒水另算)。

500x350_5e048d136cf96.jpg永定河引水渠双槐树闸口的违建。

水源地河道口大肆搞违建,豪华会所一餐饭1.2万

而李运来案最引人关注的是充当了永定河引水渠双槐树闸口违建的“保护伞”。

2011年7月27日人民网刊发报道《水道闸口违章建筑出租办私人会所 管理处:那是食堂》。报道称,2011年7月,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双槐树村西北的永定河引水渠双槐树闸口,一栋3层高红砖楼在紧张地施工,另有两栋两层高的灰楼已经封顶,已经建好的建筑多达近万平方米。

据一名从事河道工作20多年的老职工称,闸口周围的违章建筑都属于河湖管理范围之内,是2010年初以来突击兴建的。这些建筑里面现在都是私人餐馆或者会所。

双槐树闸口已经开张营业的餐馆会所有3家,工作人员大约50名。其中闸口南侧的餐馆名为泽林会所,是由北京瑞君阁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与北京泽林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合办的,合作期10年。会所内装修豪华,大理石栏杆,巨大的鱼缸,一色的硬木仿古家具,且只有两张大圆桌,仅能供20人就餐。

已经营业的餐馆会所,都将污水直接向河道排放,给河道造成了污染。作为北京的饮用水源,永定河一旦河道被严重污染,势必会影响到北京城市的用水安全,危害到市民的健康。永定河引水渠还具有排洪功能,而在河道管理范围的违法建设,将会影响到洪水的调蓄。

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水政科负责人当时面对记者的质疑,则坚称闸口的建筑,都是办公用房,三处餐馆都是内部食堂,不允许对外营业。记者质疑职工食堂为何如此豪华,对方称说,现在条件好了,单位也要讲究形象。

当记者一个月后再来回访时,双槐树闸口违法建设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加快了建设速度,施工方昼夜不停赶工期,被曝光楼房已封顶。

在当地媒体的持续追踪报道下,“泽林会所”的刘老板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向记者证实:“我们办的就是一家私人会所,根本就不是河湖管理处职工内部食堂。”

刘老板介绍,会所的特色服务主要是美食和中医按摩。他们专门从广州聘请了名厨和中医按摩大师,一桌饭最低标准为12000元(酒水另算)。

据介绍,瑞君阁公司跟他签约前,称此处房产为他们公司与河湖管理处置换的房子,所以当时并没有怀疑。

刘老板称,此事被媒体披露后,他才知道泽林会所所处的位置是河道管理范围,根本不能开办经营场所。刘老板称他事前并不知道,他是受到瑞君阁公司的欺骗才盲目投资的。 刘老板说:“我不可能投资百万元给河湖管理处办职工内部食堂。他们(河湖管理处)这么说是为了避责,可我还要开门做生意啊!”

收受173万元的别墅, 登记在儿子的名下

那么这些豪华会所背后藏着什么猫腻呢?

据北京纪委监委调查,2010年6月,北京瑞君阁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与北京市河湖管理处签订房屋置换协议,约定瑞君阁公司将其一处900平米的房屋提供给河湖处作职工食堂使用,并以此置换河湖处位于海淀区双槐树电站院内的一处2300平米的管理用房和1万余平米空地。

2010年7月,瑞君阁公司在未取得建设手续的情况下,新建改造了12栋违章建筑,总面积达6000余平米,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2011年,北京市规委和海淀区政府向河湖处下达了《责令停止建设通知书》和《强制拆除决定书》。

2011年11月,李运来调任河湖处主任。瑞君阁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君,为谋求李运来“帮忙”保全这些违建,于2012年10月向李运来赠送了位于河北省怀来县的一套别墅,价值173万元,登记在了李运来儿子的名下。

李运来明知瑞君阁公司及李某君有请托事项的情况下,依然接受了这套房产,并为儿子办理了房产证。

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李运来收受李某君的房子,自然在决策权衡上积极想办法、谋对策。李运来打着河湖四所、防汛仓库搬迁等理由,研究确定了“拆五留七”整改工作方案并报上级机关,上级机关批准了“拆五留七”方案,最终拆除了1000多平米,保留了5000多平米。有了李运来这把大“保护伞”,瑞君阁公司有恃无恐,在未拆除的房屋上,又大肆加盖违建,并在装修后出租给他人用于盈利,从中获取巨额经济利益。

大肆贪财受贿,枕头下压着“护身符”座椅后放着“靠山石”

友情链接: